Duet丢特鱼

用全世界的阳光拥抱你

https://peing.net/zh-CN/chloeyu?event=0
写不出来东西,有无人陪我聊天

【洋岳】我磕了我X同事的cp (10)

*原梗参见长佩文学《我磕了对家X我的cp》,在此只参考标题和分段格式,梗都是洋岳的,如有不妥立马删文道歉

上篇传送门


50.

我发现一挺有意思的事儿,当你特别在乎一个人的时候,你对他的动态就特别敏感。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啊,是这样,比如同样是走路,鞋底蹭地面,也没什么大差别,但有的人走过来你一下子就能听出来是他。

当然,你要说这是因为太熟了也没毛病。毕竟几个人朝夕共处的,长了几根眉毛都眼熟。可我总觉的不止这么简单,也可能是我磕cp磕魔怔了。总之每次李振洋靠近我的时候,我周围的空气都会有变化,就像触发了某种本能,又像唤醒了曾经的梦境。

就像我今天上妆的时候突然听见楼下李振洋的声音,整个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我磕了我X同事的cp (8)


*原梗参见长佩文学《我磕了对家X我的cp》,在此只参考标题和分段格式,梗都是洋岳的,如有不妥立马删文道歉

上篇传送门


35.

一宿没睡,还是来写流水账吧。

最近北京降温了,暖气还没供上,半夜有时候被冻醒了还怪冷的。全公司老小就数李振洋事儿最多了,嚷嚷着天冷,又不要我屋里那小太阳,揣个暖水袋委委屈屈的,就等着人哄他。

我才不哄他呐!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京话里有一词儿,叫杵窝子。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小孩儿到外边儿见人怂,只敢在家里跟自己人耍横。李振洋就是个标准的杵窝子,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20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

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句话对岳明辉来说,或者对任何一个血族来说都和“我是你爸爸”一样刺耳。极少有吸血鬼和他一样一个人度过难捱的觉醒期,更少有人在分别两百多年后如此尴尬地父子相认。


有关这个新身份的一切知识都不是靠传授得来的,岳明辉一个人蒙着眼睛摸索,不知道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我磕了我X同事的cp (6)


*原梗参见长佩文学《我磕了对家X我的cp》,在此只参考标题和分段格式,梗都是洋岳的,如有不妥立马删文道歉

上篇传送门


21.

我看见很多人都在猜我们国庆干嘛了,有人猜我们在刻苦练功,有人猜我们去劳动公园搞团建,有人猜我们去爬香山,还有人猜我们在逼老板退买专辑的两千块钱。不是,前几个就算了,为了两千块折腾七天?不至于,您真不至于。

我和李振洋为这也就折腾了秦姐五天吧。

当然了,确实一块干了不少事儿,但总归还是有点私人时间。你毕竟是个公司嘛,你得保障员工权利是不是,就算这行特殊点儿,那咱也得合法合规,不能把人当牲口使啊。何况每个人都有点儿小爱好,是吧,你得排解一下生活的压力吧。生活的...

oner 洋岳

 @大强子 老师好,我来借您的梗了!


#我和 @黑木 到底何时能戒赌#

【洋岳】Graduation Trip—国庆联文第七站

【前文链接】:第六站 黑木 杭州篇


【正文】:


刚从苏州站出来,两人就被劈头盖脸淋了一场七月的雨。


这一场雨来得声势浩大,去得水汽氤氲。他们一人分了半边行李箱坐着,在大厅疲惫而沉默地等雨停。空气愈发潮湿起来,蒸腾糅杂着植物和泥土。岳明辉嗅了两下觉得舒服,分了根烟给李振洋,点火的时候对视了一下,莫名其妙地一齐笑得打跌。


这是他们回去前的最后一站了。


在杭州时两个人心怀鬼胎,竟都没想起给苏州做规划的事儿。岳明辉在高铁上花了一个小时去算那几个著名园林之间的最佳路线,最终彻底迷失在苏州内城的阡陌纵...

【洋岳】我磕了我X同事的cp (4)

*原梗参见长佩文学《我磕了对家X我的cp》,在此只参考标题和分段格式,梗都是洋岳的,如有不妥立马删文道歉

上篇传送门

黑木老师手速绝了,追老师真难(字面意思


13.

磕cp这个事儿也是有章法的,你不能乱来是吧。

比如你看见李振洋,嚯,好他妈盘靓条顺,好他妈英俊潇洒,连一头一脸汗的时候都冰肌玉骨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,这时候你到底是cp粉还是女友粉?

这我得跟你理理啊,有的小姑娘就是稀里糊涂两个人都喜欢上了,两个都好,同框更好,那就不是这么回事儿,那其实还是女友粉,双料女友粉嘛。

可你如果是个真情实感的cp粉,那你的喜欢其实是他cp的喜欢,这种代入感就是过分投入双方之后产生的共情…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我磕了我X同事的cp(2)

*原梗参见长佩文学《我磕了对家X我的cp》,在此只参考标题和分段格式,梗都是洋岳的,如有不妥立马删文道歉

上篇传送门


1.

我叫岳明辉。

你可能不认识我,但我觉得认识这个词其实不太好定性,是吧。是这样,你听我说啊,你可能听说过我,但没和我有过交流,那就不能算认识;但是即使我们有过交流,也可能只是很浅层的一种东西,你知道吧,比如点头之交这种,能算认识吗?我觉得其实不太算,这个词是很有滋味的,包含了一些很奇妙的东西…

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是不认识我吧。


2.

我同事叫李振洋。

反正我认识他,认识挺久了。


3.

我磕了我X同事的cp。...


oner 洋岳

开始时捱一些苦,栽种绝处的花——给来日方长

 @黑木 

这位太太的《来日方长》终于完结了。先操控还没看过的读者朋友点击主页去看一波,拖了这么久也就九章三万来字,阅读体验还是比较友好的(并没有谴责太早完结的意思)。


其实不难看出,这篇文章的剧情是在依据在现实基础上的,特别是在正主经常过分积极且行为匪夷所思的情况下,几乎是一种连滚带爬的追赶了。但它妙就妙在追赶的姿势一点也不难看,甚至会让读者产生一种“官方梗其实是为了推动剧情吧”的错觉。


黑木老师的文风也是吸引我一直追下去的重要理由。由于一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这个团的同人沙雕风很常见,都见过,都喜欢,也都会写。但是这篇文的幽默感里透露着有关现实的讥诮,在平淡...

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9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

--------------------

孟晓华老远就看见岳明辉乖乖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喝茶,背后冷汗一下就下来了。


他现在算是看透了,这人看着斯斯文文通情达理,一张嘴就能让他整整加班半个月。以前让他每个月过来签个到都要推脱半天,最近点卯比门卫都积极,必然是事出有妖。上个季度的优秀公务员孟处长抱着...

oner 洋岳

求各位读者朋友买一买首砖支持一下哥哥弟弟们!先给大家磕个头!



一觉醒来发现大家都在意难平呀,忍不住要多说几句。


生活是没有悲喜剧的,一切都只是因果逻辑。灵魂伴侣对很多人来说已经都已经是一辈子的可遇不可求,走到最后就更难得了,估计要上辈子拯救银河系。相遇已经是一件很让人幸福的事了。


至于出轨这个事情,大家见仁见智,我个人是完全不在乎的。到这个地步的感情还一味追求肉体的忠贞不免有些无趣了。文里的情节多看几遍也会知道这根本不是分手的主要原因,错的人也绝对不是小洋一个。


我在评论里说拉完小手此生不再相见哈哈哈,其实一般人连这个手都不会拉,但因为他们是李振洋和岳明辉,哪怕分手了也不会你死我活,也不会退一步就做朋友而已。用这首歌...

【洋岳】空白格·下

文章背景与现实无关

三篇完结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他们现在的年纪,分手实在不算大事儿,谁都没空撕心裂肺。岳明辉公司一笔单子出了问题,每天忙得焦头烂额,一个月有二十天睡在办公室。李振洋颓废了两天发现房贷现在得自己一个人还,垂死病中惊坐起四处接活儿。

李英超一开始还小心翼翼,后来发现岳明辉和李振洋是真的忙,忙得没有一份空闲去感怀春秋或另觅新欢。他起初觉得自己亲哥实在不是东西,每天能编排一肚子的话在岳明辉面前批判李振洋,还不带重样儿,真真是同仇敌忾不偏不倚。然而岳明辉本人却把小孩子的愤怒轻拿轻放,闭着眼睛听他说一大通,完了打发他赶紧去把文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空白格·中

文章背景与现实无关

三篇完结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谈呗。 

爱情只有一个出口,谈恋爱却可以拥有很多理由。枕边缺个人,夜里缺杯茶,在平静的生活中期待火花,在黝黑的深渊里仰望星辰。李振洋和岳明辉的矛盾与和谐在于,他们分别是浪漫主义和理性主义的非忠实拥趸,与此同时又能达成限定条件下的和解。

正如李振洋热衷于一些廉价而无意义的赌局,因为对未知和疼痛的恐惧并不足以阻碍他对冒险和刺激的热情。岳明辉是他身边少有的乐于配合之人,除去一小部分为哄他开心的非理性宠溺,更多是出自他自己对印证结果的欲望。Logic Rules并非是捆绑他落于因果窠臼的枷锁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空白格·上

文章背景与现实无关

三篇完结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要说什么山盟海誓薄情寡义,得看是不是能赶上那个巧儿。

李振洋遇见岳明辉的时候24岁,已经不是燃烧的年龄了。成年人的爱情总带着试探和自保,亦或是没有再多可失去的坦然和敞亮。李振洋是前一种,却看不透岳明辉是不是后一种。

他们第一次见面算不上和气。李英超那时候刚高考完,和几个朋友在夜店捅了娄子。李振洋和卜凡气喘吁吁到场的时候那几个小混蛋正被人驾着,还不依不饶地跳起来要往对面尥蹶子。

李振洋刚从秀场上下来,穿的还是件纱制衬衫,宽肩窄腰地往那儿一站,倒像个刚从舞池里出来的客人。他睫毛膏顺着汗直往眼睛里钻,这时候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8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

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还以为是几个凑热闹的小朋友,没想到真遇到了正主,”来人熟稔地伸出一只手,“幸会幸会,我姓朱,您应该熟。”


岳明辉亮出獠牙,丝毫没有理会那只悬在空中的手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
朱星杰笑眯眯地把手收了回去:“您先别急,您家这两位小朋友请我过来,恐怕不是想要打架的。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白昼如焚

一宿没睡着,索性爬起来激情写作。

现实向,短篇撸完就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永恒的灵魂,注视着你的心

纵然黑夜孤寂,白昼如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A·Rimbaud


如果要问凌晨六点的北京是什么样,岳明辉知道,且清楚得很。这并非是他过于勤奋,只是他熬了一个通宵,觉得继续闭着眼睛也是在糊弄自己,索性爬起来去阳台抽烟。

那是他们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7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有些孩子是没有童年的,李英超也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童年。


他几乎从懂事的时候开始,就在拼命去守护一些东西。母亲体弱,妹妹年幼,父亲不知所踪,他不需要惹人怜爱,他要花太多力气去怜爱他人。


他从小就知道卖乖,知道自己的漂亮面孔可以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16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好久没回来,变了,”那人低沉地说,望了望岳明辉,“北京人?”


“啊,”岳明辉点头,弯了弯眼睛,“您那会儿恐怕不这么叫。”


那人笼着袖口抽了一口烟:“从大明就这么叫,中间改过一段儿?没印象。”


岳明辉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,他甚至怀疑再...

oner 洋岳

这张图…不就是历历万乡第三集的剧照…
【目瞪口呆


岳野兔饲养员听到嗷我脑子不转啦:



或许只有你懂得我



所以你没逃脱



一边在泪流一边紧抱我


小声地说多么爱我


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5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 14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李振洋比岳明辉年轻,他却从来没把他当弟弟。这并非是因为他不如李英超惹人喜爱,也并非是因为他不如卜凡那样缺乏安全感。可能岳明辉自己都没意识到,李振洋在他心里一直搁在所有关系之外。


并非亲人,并非朋友,甚至也并非爱人。


他们是拧在一起的烛芯,是一剖为二的灵魂。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4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 13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李振洋活这么久没有发展出大的兴趣爱好,什么好吃好玩他便喜欢什么,唯独观察岳明辉这一项活动坚持最久。本来就有一颗剔透的心,且岳明辉在很多地方都有迹可循。


他知道这少爷好面子又不好面子,前者是对自己,后者是对别人。岳明辉其实很不愿意对自己承认一些他自认的弱点,但若是由别人指摘出来,也就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3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 12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爱意可以让人变得透明。


当一个人被爱意灌满后,就再也不是一具温热的躯壳了。变得像冰雪,变得像玻璃,变成一尊水晶的人像。只要给一束光,能折射出千万个星星。


岳明辉在和李英超对视的那一刻,从他的瞳孔里清楚地听见了水晶破裂的声音。


本来不该这样的。


岳明辉想。...


oner 洋岳

谢谢大家!感恩!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2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 11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李振洋快把牙咬碎了:“你什么都知道,你玩儿我呢岳明辉!”


“这你不能怪我,洋洋,”岳明辉此刻又开始显示出他那薄情的理性了,“你有不想告诉我的事,我也有不想告诉你的事。”


对方冷笑了一下:“你不想告诉我的事儿只有这个?”


岳明辉没说话,又开始折腾自己的手指头了。


“你费这么大劲找到小弟,就为了给我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1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 10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逢月初,岳明辉照例半夜出门去特处那儿点卯。他去之前心里还有些忐忑,觉得那帮老狐狸定会咂摸出一些最近的不对味,虎视眈眈等着去他过去往坑里跳。这人每次遇事儿都想太多,在门口转了几圈不肯走,非要上楼拉卜凡进行一番审问和反侦察演练。卜凡正打着游戏呢,被他哥烦的头疼,终于被人一枪爆头,好说歹说关了电脑陪着演。


奈何这个弟弟心思够多,嘴巴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10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 09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卜凡下班回来嚷嚷着是不是小弟把厨房点着了,往里一钻才知道是岳明辉作妖。他不知怎么心血来潮想吃一道菜,对着菜谱研究许久,还把流程在手背上打小抄,结果还是做砸了。


卜凡一来,天下太平。岳明辉乐得帮人摘菜剥豆打下手,还不死心地一直瞟他弟弟,好像多看几眼就能把厨技转移了似的。


李英超正处于对食物反感的易敏期,显然捧不了这个场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扒着沙发背对岳明辉做出一个表达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9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 08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骗自己没结果,有些事就不会那么难过。


那天的暴雨不光浇坏了柿子树,也淋湿了李振洋。岳明辉塞给他的伞除了好看毫无用处,完美彰显了岳小少爷这一百来年华而不实的生活品味。当时他心情极坏,也被雨打得脑壳发蒙,招来一辆黄包车去车站,打算直接回家。


他想回去再收拾一下家人的遗物,也许顺带着能把心情收拾好了,还能有勇气再与岳明辉相见。他安慰好了心情,却在暴雨里瞎了眼睛,昏头转向上错了车。...
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8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 07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仇恨比爱意更持久,大概因为后者是付出,而前者是索取。


岳明辉刚转化时不知轻重,第一个猎物就在他手里丧了命。好在从前的百姓好糊弄,放出一些魑魅魍魉的谣言就能封住口。没人来找他的麻烦,他却摆脱不了自己的内疚。这毕竟是一个富贵人家的读书人,他无法把超出常人的力量当做特权的来源,试图在荒唐里找到一点令自己心安的人性。


后来他只找落单的精壮男子,全靠意志力强迫自己喝到一半仓皇逃离。岳明辉不想让自己手上再沾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7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 06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养育一个孩子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何况还是一个新生的吸血鬼小崽子。


岳明辉和卜凡第一次见面时,卜凡已经觉醒三个多月,整个人依旧处于一种充斥着杀戮欲和自我怀疑的暴躁之中。那时的岳明辉已经经验充足,了解一个新生血族所面对的一切问题,自信卜凡不可能比李振洋还要难搞。况且这个弟弟人高马大皮糙肉厚,道理讲不明白可以揍他,卜凡经受过几次发狂时被拎起来哐哐砸墙的恐惧后老实了不少,鲜少再去找北京市民的麻烦。


可李英超还是个少年人的身骨,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6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 05 06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个嗅出那是李振洋的人,其实是卜凡。毕竟才打了天昏地暗的一架,对方有几根头发丝儿都恨不得咬牙切齿地印在脑子里。他皱了皱鼻子,质问岳明辉:“你还把家里钥匙给他!”


他还在气头上控制不住音量,李振洋听力又异常灵敏,在楼下慢悠悠冲他喊话:“你可别冤枉你哥哥,是我走的时候从门口顺的。”


被夹在两个炮仗之间,岳明辉在大白天莫名打了个寒颤。他想见李振洋,又害怕那个要见李振洋的自己。卜凡看见他哥挠了挠自己的脖子,冲空气笑了一下。


“要不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5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 04 05

------------------

那天可能是阴天,也可能是晴天,岳明辉不大记得了。


当一个人活了太久,他的记性自然不会太好,而岳明辉也在刻意锻炼自己去遗忘一些事情。他是一个会反复积压自己情绪的人,并且坚持在荒谬的现状里找到一个和自己价值观严丝合缝的逻辑。但这并不容易,岳明辉用了十年去接受自己变成一个吸血鬼的事实,李振洋离开他以后,又用了半个世纪去说服自己继续带着这样的身份活下去。


这两次痛苦堪比涅槃,岳明辉早就被搅碎了。他现在单单拥有一个坚硬的躯壳,内里早就坍塌成废墟,被撞一下都会听见哗啦啦的响。...

oner 洋岳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4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 03 04

------------------

要说是从谁先开始的,岳明辉是真的不记得。李振洋平素就是个爱招猫逗狗的人,走到哪儿都要留下点故事,生怕显不出他讨人喜欢似的。


有时候岳明辉是真的分不清他是故意在撩拨别人还是生性缱绻。记得有次傍晚李振洋回家的时候和一个女学生同行,秋天胡同里树叶飒飒地掉,他轻轻拈起姑娘发间一片叶子,带着笑的眉眼像一架马车似的撞掉了人家的魂。岳明辉坐在门口同样被殃及池鱼,被哗啦啦溅了满头满脸的旖旎心思。然后他不知为何生气了,站起来一声不吭往屋里走,还差点被树根绊了一个跟头。


有这样一个李振洋天天在身边骚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3

全员吸血鬼AU

01 02 03

------------------

二人在昏暗的楼梯口对视,岳明辉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不断被抽空。之前在特处的时候,离他救下小孩不过十二个小时,不然他也不至于一口茶都咽不下去。耍耍嘴皮子只是在激怒李振洋罢了,他知道自己此刻在这样一个强大的同类面前毫无招架之力。


李振洋闻言果然笑了,单手就把岳明辉从阶梯上拽下来一把塞进楼梯下的储物间。他根本没打算客气,关上门的那一刻犬齿就狠狠扎进了怀里猎物的皮肤。岳明辉闷哼一声,任由他吮吸自己的血液,直到眼前发黑才开始讨饶:“李振洋…洋洋,你行了啊…”


“我行什么行,这才到哪儿呢?”青年的眼睛在黑暗...

洋岳 oner

【骸云】——╋ How to Say Goodbye ╋——(六九贺)

我的青春也结束了。

x魂x:

饮一口永生之酒,做一场浮世梦,
再爱一个万死不辞的人。


Text:


我在一个月前出席了一场葬礼,那时还是风和日丽的五月,云雀生日后的不几天。


受邀前来的人不多,每位都在我无边漫长的生命中扮演过某个角色。可惜我有满满一口袋、像河边五彩斑斓的石子般,等着我去拾起的这类人,每一世却只能收集到三五个。


我称他们为家人、朋友,把他们当作惨白蛋糕上的几根蜡烛,或黑暗圣诞树上的几颗星,为了吹熄或点亮某个时刻,爱他们并接受他们的爱,成为和作为他们的谁。


只是我轮回得太反复,一遍又一遍,身不由己地死而复生,同一滴血融入人情...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2

全员吸血鬼AU

01 02 03

-------------------

岳明辉活了三百多年,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沉得住气的人。可就在此时此刻,在没准过两分钟就有片警巡逻的自家宅子门口,一股几近沸腾的愤怒从他胸口磅礴爆发出来。他一把揪住那人领子:“你废什么话呢,我看不出来你杀了人吗李振洋?”


那摊在门口的人闻言笑了一下:“我第一次看你发火。”


岳明辉要被他气出脑溢血:“你告诉我菏泽二院还有活口吗?你怎么跑北京来的?我还不能跟你发火了,你知不知道我今天…”


他突然一滞,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缓缓松开了手。李振洋咳了两声,面无表情地看他,一副破罐子破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岳明辉无...

洋岳 oner

【洋岳】历历万乡 01

全员吸血鬼AU

01 02 03

-------------------

岳明辉低头啜了两口茶,没咂摸出什么滋味。他好脾气地笑笑:“我喝不惯这个,您下回不用准备了。”


坐在对面的新任处长几分局促几分好奇地打量他,岳明辉知道他想问什么,却并没有和他讨论饮食习惯的兴趣。他签完剩下的文件,拾掇齐了交给对方,和和气气地说下回见。新处长扫了几眼将文件装好,客气地问岳明辉要如何回去,需不需要派车送他。


岳明辉摆摆手:“我坐地铁就得,您甭客气了。”


“倒不是客气,”新处长很诚实,“老岳,上头还是有点儿担心你家那位新人,你也知道,现在全北京血库都空,普通病人都得排队,何况是留...

洋岳 oner

哈哈哈哈哈哈哈原po超可爱

悖悖论:

主体性风味咖啡

漫画 哲学

【骸云】鲸

骸是被隔壁家的小崽子咋咋呼呼的尖叫和某种犬吠声吵醒的,他随即想起来今天是主显节,那对夫妇终于给孩子带回来心心念念的杜宾犬作礼物。想到这里,他又不没来由得有些紧张。仿佛有人能隔着海洋勘透他的内心似的,狱寺隼人一个霸道的电话在早晨八点的阳光里汹涌而至,只这样一下子,就能戳到骸绵软而蜷缩起来的心脏了。

狱寺说他和云雀即将到西西里岛来。骸昏沉而谨慎地答应着,一句俏皮话也冒不出来。他们很久没有摒除公事的交谈,以至于骸甚至拿捏不了用哪种语气才能算是无伤大雅的戏谑。十几年了,他依旧不习惯早起,因此直到对面出现一个短暂的沉默,他混乱的大脑才手忙脚乱地运作起来,意识到这是对方想要挂电话了。

“等等,老兄,”...

这哲学感真是…戳人心肺

摄影师吴飞:

前世今生。

代笔

我第一次找到庄明玉的时候才五岁,兜里揣了俩红鸡蛋,路上自己忍不住磕了一个吃了。我跟他说,你帮我写个条儿,我听人说你代人写字。

他那天穿了件白褂子,蹲在院子里择西芹。听完我的话,又瞅了瞅我的鸡蛋,问:“你要写什么?”

“您帮我写个条,我留给我奶奶,告诉她我出去流浪了,不要担心,二十年后再回来。”

“这般,这般,”他扔了西芹,好脾气地冲我比划了一下,“你这说的不妥,我替你改改,可成?”

“你改,你有文化,鸡蛋给你!”

我怕庄明玉反悔,赶紧把那红鸡蛋塞他手里,他接了,随手搁在井沿上,洗了手进房就开始磨墨。我跟在他屁股后头东张西望,又指手画脚:“您还用毛笔,我看我表嫂他们,都用啥圆珠笔,一揿...

重庆森林。

手机摄影

苏州,中央公园

手机摄影

【SA樱叶】短篇——抒情歌

很多年以后,樱井先生将会在一个昏暗的黄昏,回忆起他光鲜又晦暗的少年时代。

他整理照片的手会停顿,窗外最后一丝夕阳的光亮,也会在此时拂过两张优美而青涩的面庞。

那是相叶雅纪和樱井翔一生中最好的时光。他们身后是雪过的晴天,还能隐约看见远处的篮筐和钟楼。相叶穿着大红色的滑雪衫,柔软的前发在微风里摇摆,毫无嫌隙地搂住樱井的肩膀。

他的笑容太灿烂了,几乎要淹没樱井眼里某一种闪烁。

你是神明的恩典。


糖果色的青春疼痛——《抒情歌》


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像风一样的少年,被阳光包裹着生长,眼瞳里藏着两轮金色的太阳。

樱井十六岁的时候,和这样的少年相遇了。

门被“哗啦——”一声拉开时,他刚刚...

【SA樱叶】短篇——那一天我见过白色乌鸦

Time:2016/ 1/16  20:46

From:雅纪

Sub:无标题

今年新年的工作还是很多,好久都没有出去玩。智上次悄悄告诉我你最近累得要命,看上去快要死掉了,他也很担心。

不过Nino对我说,这和新年没有关系,小翔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闲下来的。最近天气冷,Nino的腰有点痛,可他不准我和他啰嗦这件事。

小翔你呢?我不知道你最近还有什么安排,经纪人告诉我明天也是你的休息日。如果可以的话,要去一下我的千叶吗?你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秘密吧,全世界只告诉过小翔一个人的秘密哦。


82年组的孩子气童话——《那一天我见过白色乌鸦》


收到邮件的时候樱井翔刚刚掏出车钥...

【SA樱叶】短篇——大人生活的艰辛

他最近太累了,平时就是不爱说话的人,最近更是难得开口。樱井翔看着同事露出沙发背的一小撮头发,心底又开始骚动了。

工作很辛苦吧,经纪人上次都在感叹相叶君真是不容易。

为什么就是强撑着不睡呢,这里也让你那样没有安全感吗。

我见过太多丑陋的事物,其中最丑陋的莫过于叵测的人心。

我见过太多美好的事物,其中最美好的莫过于太阳般的你。


劳心系偶像的半首情诗——《大人生活的艰辛》


“换编导了吗?这种方式我不懂啦,”二宫和也懒洋洋地抱怨着,挥了挥手里的台本,“‘所以这个时候二宫先生吐槽就可以了…’所以说为什么吐槽就可以了?会有人想看吗?都吐槽了十多年了让我换换设定吧算我拜托你!”

相叶有...

【全一篇】SA樱相——浅水之丘

现在是很适合吃栗子的时候哦,中目黑的栗子超级棒。

樱井翔漫不经心地听着他对Nino吵吵闹闹,都是三十三岁的大人了…说什么栗子。樱井先生在心里这么想着,默默地合上了手帐。经纪人的信息在这时候发了过来,本来定在明天的杂志采访不得不改到今天。番组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录制了,他静静地把手机放在一边,并不想被任何人看出自己的烦躁。

“小翔没事吧?”

啊,又是这家伙,他身上是有什么雷达吗,为什么每次第一个发现的总是他?

“没关系,”他终于抬起头,看着对方墨黑发亮的眼睛,“一直都没关系。”


三十代男子的恋爱物语——《浅水之丘》


“小翔的话绝对可以!”

“你那是哪里来的自信啊!”相叶受害协...

木匠

覃木匠今年六十七了,他还想再撑两年。

木匠戴眼镜不常见,覃东风还记得父亲当年对着自己叹气说戴了眼镜,就看不清手,他心里便一阵慌,一张脸憋得青紫。父亲只宽慰他,却不知道从那时候开始,他便以为自己是不合格的。

覃木匠的身体弓成了一把楔子,牢牢插在每个人的生活里。木匠做家家户户的家私,过家家户户的日子。从他握住刨凿的那一刻起,他就注定了要把自己的一切埋入一朵又一朵木屑里,他倒不讨厌木屑的味道,这味道浸透他的骨髓,将他揉碎进一轮又一轮的人生。

婚嫁喜事,生儿育女,白绫覆棺,灯灭余灰。

他并不想当木匠。

当年父亲问,你是要念书,还是跟着四伯伯出门养家。他掐着自己的衬衣边角,说,我跟你学木工。父...

【骸云】White Cage 白色囚笼

本来的意思是想要写一下两人相互较量的犯罪片…不过脑补里囚犯雀哥太美丽结果莫名其妙成这样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骸嗅到了钢铁的味道,这让他忍不住抽动了鼻翼,身边的狱警却不为所动。这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味,它弥漫在每一个角落,深入每一个人的血脉和骨髓。他明白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气味,而有些人,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融进了这冰凉的钢铁气息里。

现在是犯人们的放风时间,骸隐隐听见从围场方向传来的喧嚣声。然而在这个区域,此刻的喧嚣与它并无关系。骸走过一扇又一扇的银色铁门,开始低声询问狱警自己能否抽烟...

© Duet丢特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